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烧历险记

爱科学、爱生活──和我联系maishaoshao@gmail.com

 
 
 

日志

 
 

No.7 桃色匹萨的梦游者  

2006-11-19 21:13:15|  分类: lifestyl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细雨绵绵的,天色闷闷的。傍晚的阳光被乌云的余勇删减,断断续续地在城市湿漉漉的躯体上反射出斑驳隐约的光彩。雨,将循规蹈矩的人们勾搭得显出慌张,将放荡形骸的人们呵斥得显出收敛。人们在日复一日的轨道上寻找出轨的可能,即便这个城市不是娇小浓妆的新加坡或者大胆前卫的里原宿。欲望在雨的催化下生成了怒放的鲜花和跃跃欲试的竹笋。

 

    分手或者邂逅不属于这样的天气,它显得游刃有余或者模棱两可。它在等待某个令人麻醉的放电,击中男人和女人所有的味蕾。更何况,在我面前的是一位蓝眼睛的从厄普戴克的小说中挣脱出来的男子。他叫hero。

 

    爱上hero是必然的,不仅因为我们都喜欢Margherita匹萨,更因为我们都只把匹萨当成廉价的充饥馅饼而不是左刀右叉供奉下的尤物。

 

    Margherita匹萨,这个配料由零陵香、意大利干酪、番茄装点的组合更像是意大利国旗的颜色。久远的年代,意大利曾经是罗马帝国的中心地区;中世纪,凭借地理优势成为十字军东征的海运枢纽,由此赚取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利润;甚至在1651年,意大利竟然建立了欧洲最早的科学社团——西芒托研究所,虽然最终被视作伽利略的残余而由宗教审判所夭折,仅存世10载。无论怎样,意大利做得不赖。但直到1889年,意大利宫廷的御厨却只精通法国大餐和皮埃蒙特菜肴,庆幸的是,第一位女王Margherita在其那不勒斯附近的夏宫发现了这种穷人果腹的食品,于是,世界上有多了一种可以畅心咀嚼的干粮——匹萨。

 

    我喜欢和hero一起在一个叫做希诺的地方品尝匹萨,而不是BSK.BSK是我先前的男朋友,他是高贵的,他讲究行头,讲究天气,讲究姿势。他每次亮相都有旁人喝彩,他生来就是为了引人注目的。BSK的生活永远需要银质的餐具、时尚的话题、优雅的音乐,所以,我注定不属于他,亦如可爱的匹萨。

 

    匹萨之所以能飘洋过海飞到我的碟子里,减去部分味觉的因素,剩下的更多的是因为它来自意大利——那个艺术之都。除了在文化和科学上享有举世成就的文艺复兴,18世纪的斯特拉迪瓦利把一种原始的六弦乐器变成了完美的小提琴;威尼斯人斯匹内蒂则成功改进了小型竖式钢琴;而现在,每年4月间在米兰举行的家具展更是融合了巴洛克和哥特式风格的世界文化事件。

 

    hero就像接触意大利的感觉。和他在一起之后,生活变得疯狂起来,我们经常连续几个小时纠缠在一起,没有对话,没有调情,只有歇斯底里的触感和精疲力尽之后的放松,就像葡萄牙诗人佩索阿说的那样:“我像个梦游者,离开了他的全部生活。”

 

    匹萨是美丽的,它的美丽成全了一方恬淡的风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场雨后黄昏的活色生香。

   

   (hero:希诺匹萨    BSK:必胜客匹萨)

                                                                                2005年5月的某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