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烧历险记

爱科学、爱生活──和我联系maishaoshao@gmail.com

 
 
 

日志

 
 

No.29 正在消失的历史——我看《经济观察报》年报  

2007-01-14 21:42:29|  分类: review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错过了2002、2003的《经济观察报》年报,终于在2004的尾巴见到了它。一直很喜欢它淡淡的橘红色和简洁清朗的版图设计。
  
“理性,建设性”,不只是这份报纸文字和数据的坐标基准。
  
“正在消失的历史”,2004年特刊的主题。(Almanac 2004)
  
刊首语来自首席评论员邵颖波,总览版由许知远主笔。前者总能把严肃的经济论题、历史沉思和某些富有梦幻的情景甚至迪斯尼里稀释在一起,调匀得恰到好处。后者则惯常以一种严密的结构和理性的逻辑,旁征博引古今中外哲学经济学政治文学的大家之言,冷静地俯视不止发生在经济领域的风云变化。这个76年出生、黑边眼镜、中长发的男人,比丁磊更有资格成为70年一代知识分子的表识。
  
1 在腐败和权力集中制度的薄冰上跳着四小猪芭蕾舞的交通厅长们。
  
2 对市场的“信任危机”成为2004年宏观调控的原因。林毅夫有关降温地产、汽车、钢铁、建材相关投资的建议终于成为了转型期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医治各种病症的官方制定特效药。与此同时,经济学家终于可以在政治家的有距离退护和监视下谨慎却又偷着乐地拓展某些领域宏观和微观经济的试验田。
  
3 信仰制度改革而非选择何种汇率制的汇丰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隐晦地提出了“亚州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新称谓。
  
4 以诚实的笔触再现三个不同背景的打工者被压在社会底层的呻吟和无奈,张帆的报道方式更接近于王兵《铁西区》的平视镜头,只不过,这个镜头的长度包含了三农问题、民工荒、农民培训制度的摘抄并最终围剿了“就业证及其他相关证件”。
  
5 阿拉法特老公公在黄继新类似于调侃的描述下变成了比其他独裁者活得时间更长的“老不*”。哈。阿黄站在绝对民主和平等的立场上评价阿翁的功过是非,令我不能接受。
  
6 李翔并没有阐释更多里根笑容背后的含义,至少没有把布什连任的获胜随笔写入是一种遗憾。
  
7 迪奥凡高这个凡高弟弟的直系后代同时也是挑衅成瘾甚至辱骂佛教徒的导演专栏作家默默的在8颗子弹一刀在心脏一刀割断喉管的充要条件下永远的不能再挑衅任何人了。不管他是否曾经扮演一个社会批判者的角色还是有吃饱了撑的之嫌。凡高案件还是引起了欧洲各国有关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如何平和发展的讨论。
  
技术的进步使人类手中的武器从原始的投掷石块进化到现在的太空领域防护体系,但暴力至上的解决方案一直是人类在200-300万年进化历程中维护其所谓真理的借口和首选。暴力并不能减少暴力,覃里雯最终没有站在和平中立主义者的立场结束这个话题,而是更深入的讨论了在政治层面上的欧盟东扩。同意丹尼尔贝尔的中国学生丁学良的观点,政治、文化、宗教,可改变的难度系数呈递增趋势。
  
但当覃里雯用“文化宽容”这样的著称来限定阿姆斯特丹时,我终究生出不可遏的怒。这个城市的市民、艺术家、政府官员,包括那个受害者的学生都曾把剥夺一个人在物质和精神生活的权利视为证明自己不是白痴的标榜。而百年之后,当这个城市发现这个被他们论骂的贱骨在世界美术史的重要地位并吸引着丰厚的旅游资源时,他们开始为他称颂立碑。这就是被阿姆斯特丹逼死的艺术家文森特凡高。另外如果把*院的橱窗裸女展也视为一种普世文化,我想覃里雯的确足够宽容。“文化宽容”只是一面阿市用十分之一的女人充军性产业的借口。轻薄肤浅的市民文化和虚伪无能的政府官员才是对阿姆斯特丹最恰如其分的限定。
  
8 穿越边界纷争之后还剩什末?政治、历史、还是学术上的合作开发?吴海蔓的的文字没有吸引力。
    
9 从追问8900亿的股市差额花落谁家,到2004年秋天开战的“朗顾之争”,中国在没有全面进入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拔苗助长的全面玩起了股市的游戏。公开、公平、公正和透明,是一个国际化监管的标准,远比中国市场自身的“特色”对股市和股民更为重要。史美伦确实是一位“坚定而温暖的监管者”,但,不同的领域和地域处于不同的历史阶段和经济阶段,怎末能用一个变量来推到整个公式。
    
10 券商和车商不会出现在2004年十大最赚钱行业的评选名单上,这就像木子美不是处女一样没有悬念。12月20日,沪指下探到四年来的最低点1272点。不知道这个数字会不会像噩梦一样萦绕每一个股民跳楼未遂的夜晚,或者直到下一个冰点的出现。清除国债回购终于被证明只是冰山一角,证券登记结算公司最终只能靠向中央贷款还债。德隆,这抹残阳影射的不只是表象的权力腐败和管理无能,而是在转型期的中国企业如何定位而又不违背相对滞后的监管和法制体系。
    
11 倪润峰,究竟是代表一个时代的结束离开长虹还是代表一场个人和政府在期权分争的战场注定的失败退出舞台?《经济观察报》给出了两种不同的声音。同样退出的还有三九集团赵新先和长城集团王之。
    
12 工美四大名旦景泰蓝、雕漆、玉雕、牙雕,这些曾经在改革初期为中国换取等价外汇并在某种程度上充当“中国特色”符号的艺术品,终于在2004年12月从法律上随着其所在公司——北京工艺美术的破产变成了真正的传统。这些已经失传的民间艺术或者濒临失传的宫廷艺术似乎与市场经济绝缘。
    
13 老白云机场隐去了,新白云机场启用了,吴海蔓的文字还是不能吸引我。
  
2004年中国经济的盘点基本如上,也有我对《经济观察报》的童稚之言。终于没有买到《书城》停刊前的最后一期。2005年,中国的经济会是怎样的一场滂湃之势,能够有幸观察转型期的中国,是我的幸运。(2004年12月28号写的,更远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7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