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烧历险记

爱科学、爱生活──和我联系maishaoshao@gmail.com

 
 
 

日志

 
 

No.259 从监狱实验说起(一)  

2009-12-24 23:47:17|  分类: discover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有很多现象解释不了。白杨和鲁迅和其他很多人都曾经著书立说,把这些赋有中国特色的现象归于渊源文化的影响。这种解释很难说得过去,因为当这些文化在世的时候,世界并不是这个样子。为什么流传下来就逐渐走了样?也许可以从监狱实验说起。

1971年春天,美国人菲利普·津巴多(Philip George Zimbardo)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广告,征收男生参与一项为期14天的心理学实验,研究方向是监狱生活到底会对人产生怎样的影响。彼时,38岁的津巴多刚刚接受斯坦福大学终身心理学教授的职位。

No.259 从监狱实验说起(一)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促使津巴多对这个实验感兴趣的原因来自于前不久一次小小的震撼,心理学系的几个学生为了体会“关押心理学”主题而用一个周末在监狱体验生活,结果,两天的实验带给这些学生的影响颇为巨大。津巴多教授想知道原因。

为了能够还原真实的监狱环境,津巴多请来了一些顾问解决问题,其中最有经验的一位顾问在监狱中工作了17年。

24名入选者被平均分为两组,分别担任犯人、狱警。根据申报时提交的资料,这些入选者健康、聪明、来自于中产阶级。实验的设计者津巴多教授则担任监狱长的角色。

在实验开始的前一天,充当狱警的学生们在军用用品商店和警察局挑了上衣、裤子、墨镜(这款墨镜与1971年镇压阿提卡监狱血腥暴动时国民卫队所佩戴的眼镜一样)和警棍。他们每8小时轮岗一次,负责维持监狱的正常运行。

--------------------------------------------
实验开始前的一天。

警笛声打破了大学城周日清晨的恬静。一辆辆警车穿过一个个宿舍楼,12名学生在睡梦中被叫醒并被告知因犯有入室抢劫或者盗窃罪而被逮捕,他们有保持沉默的权利,随即,手被铐上,在周围同学、朋友诧异、鄙夷的目光中被塞进警车。学生开始了犯人角色。

No.259 从监狱实验说起(一)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监狱的地点选在心理学系教学楼的地下一层,阴暗、潮湿,同时还有三个并不宽敞的实验室,正好作囚房。走廊则兼多职──吃饭、锻炼和放风。实验室的门都被拆了下来,换上了特质的监狱门。

犯人们被押到走廊,被要求脱去衣服、除虱子(尽管没有,也走了走形式)、换上囚服、戴脚铐、蒙眼睛、剃光头、不许穿内裤,这样,脚铐就没有理由打开,即便是在睡觉。

这些完全参照警方程序而设计的过程,让实验中的囚犯与现实中的囚犯“感同身受”──困惑、恐惧、虐待、隔离、屈辱、感官刺激和饮食减少到最低,只用来维持最基本的身体需要。这些正是实验所需要的。

实验并没有对狱警进行特别的训练,相反,他们可以作任何想做并认为必要的事情,只要能够维持监狱内的秩序并指挥这些囚犯。

No.259 从监狱实验说起(一)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变化正在发生着。

对于这些参与实验的学生和津巴多本人来说,他们就像船一样,驶离了一直约束他们的道德戒律和法律规范,也驶离了复杂而多元的、无时无刻都在禁锢他们的社会关系。津巴多虽然设计了这个实验,但他并不是这艘船的船长,而航线早已确定。
--------------------------------------------
第一天。

凌晨2:30,囚犯们在睡梦中被狱警的口哨叫醒,“报数”,一遍又一遍。反复报数,一方面让囚犯们熟悉自己的代号,(名字在这里已被取消),一方面狱警、囚犯对这种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逐渐习惯。这种凌晨突击报数的事,在之后的每个晚上,像闹钟一样,准点进行。

No.259 从监狱实验说起(一)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当囚犯违反规定或者对监狱实验、狱警们表示不敬时,俯卧撑来了。一开始,津巴多教授觉得这种惩罚不太合适,尽管这是一种比较轻的处罚。后来,津巴多发现,一名狱警在惩罚囚犯作俯卧撑的时候,会把脚踩在囚犯的背上,有时候还会要求囚犯跪在地上,而他坐在囚犯的背上。津巴多自问,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变化。

--------------------------------------------
第二天。

对于第一天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津巴多感到有一些以外,以至于当第二天的监狱叛乱来临时,除了囚犯,没有任何人做好应急准备。犯人们撕掉了囚服上的编号,嘲弄、讽刺狱警,用床抵住监狱的大门,占领了整个监狱。狱警们感到非常生气和沮丧,

No.259 从监狱实验说起(一)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轮班的狱警自愿加班,并决定以暴制暴。他们从斯坦福大学人类学研究小组那里借来了灭火器,朝监狱大门猛喷,威胁囚犯后退。

狱警最终闯了进去,镇压了叛乱。他们脱光了囚犯的衣服,把床扔了出去,叛乱的“代表”被关禁闭。对囚犯的骚扰、恐吓,开始变得越来越普遍。

事情难办了。狱警不能24小时看着囚犯,增加人手的话,支出就超了。于是,他们想出了一个办法,把三个囚房中的一个设为VIP囚房。因为较少参加叛乱,三个囚犯被选出来住进了VIP。拿回了床、拿回了衣服、并可以刷牙、享受到特别地食物。心理战术奏效,底层群众不再团结。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维持团结继续忍受裸身睡地板没饭吃的生活,还是卑尊谄媚?

No.259 从监狱实验说起(一)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三个囚犯享受VIP囚房半天后,狱警们把一些好的囚犯放回普通囚房,再把普通囚房的囚犯放到VIP。这让囚犯们彻底地疑惑,他们坚信,凡是能够进VIP、出VIP的难友都是线人,“线人”却不承认。囚犯同盟彻底瓦解。

那位曾在监狱工作17年的顾问告诉津巴多,这种办法正是真实监狱中狱警们对付囚犯的方法。狱警们用种族主义离间不同种族的犯人。

叛乱的发生也促成了狱警们更加团结的维持监狱秩序,他们更加严厉地监管犯人。

对于犯人5401号,这种监管更加严厉,他就是叛乱的头目。这位犯人的烟瘾很大,所以,狱警通过施舍香烟而控制5401号。

之后,通过截获的邮件,津巴多才知道,5401号之所以自愿参加实验,是因为他觉得这次实验并不是为了研究什么,而是在建立一种对待激进学生的体制。毕竟,1968年红色风暴刚刚过去三年。

狱警们监管着每个囚犯的每个行动,甚至依心情好坏而同意或者不同意犯人们上厕所。监狱开始弥漫你能想到的味道。

--------------------------------------------
第三天。

实验开始不到36小时,犯人8612号开始陷入急剧的情绪波动、思维混乱、无法控制的哭泣和愤怒。进入角色的狱警们则在考虑,8612号是否在装疯卖傻,以便被释放。

一位顾问坐下来和8612号面谈,这位顾问指责8612号为什么这么懦弱,如果再这么闹下去,他就会尝到更多的虐待。同时,顾问也给8612号指了另一条明道,成为线人,得到的好处是不用再受到狱警的骚扰。8612号需要考虑一下。

回到囚房,8612立刻声嘶力竭地告诉难友们,“你们出不去了,你们不能退出实验了”,然后,他开始尖叫、诅咒、更进一步的失控。在考察一段时间之后,8612号被释放,属于他的实验终止了。

No.259 从监狱实验说起(一)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监狱中举行了亲友团一小时活动。为了避免亲友团在看到真实情况后执意要求囚犯退出实验,狱警们组织了大扫除,监狱变得干净清洁,犯人们也不再蓬头垢面,而且吃了一顿大餐。监狱中第一次响起了音乐,斯坦福大学前啦啦队长被找来,负责公关亲友团。

亲友团也被狱警们一步一步的监管着。要登记、等半个小时、每个囚犯最多能见两个亲友、聊天不能超过10分钟、同时有狱警站陪。这些亲友大多是中产阶级的成年人,他们抱怨监狱规则的粗鲁,但是仍然执行到底。

亲友团还是很沮丧。一位母亲告诉津巴多,她从没看到儿子这么糟糕。津巴多反问道,你的儿子怎么了,他难道睡不好么。然后,津巴多转向父亲,你不认为你的儿子能撑下去吗?父亲回答说,当然,他能成为领袖人物。然后,父亲转过身,对母亲说,走吧,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下次再来。

环境已经让亲友团相信,他们不是在和儿子的老师说话,而是在和监狱长说话,规矩不能被质疑,只能遵守,尽管这只是在实验。

在亲友团的访问结束不久,狱警们开始为一个囚犯准备集体越狱的传言而忙碌。

一位狱警偷听到犯人们小声讨论的越狱计划,之前释放的8612号已经找了一帮兄弟重返监狱解救他们。

津巴多事后回忆说,按照正确的心理实验者的做法,他们本应该偷偷观察传言传播的模式,然后再记录下来集体越狱的壮观景象。结果,津巴多和狱警则走到了真实的角色中,开始计划怎样才能挫败这次大逃亡。

一个线人被安插在8612号曾经呆过的囚房。津巴多本人则来到了当地的派出所,请求派出所负责人给予技术支持,把囚犯转移到别的监狱。这个要求被理所当然的拒绝。

No.259 从监狱实验说起(一)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于是,津巴多开始Plan B。给犯人们的脑袋套上袋子,用链子锁在一起,转移到心理学系五层的储藏室,当劫狱者们闯入监狱的时候,他们将只看到津巴多一个人。津巴多会告诉这些年轻人,我们已把你们的朋友放回家,实验结束了,接着,用“留下来喝杯茶”来引诱8612号重回监狱。他们就是这么计划的。

失望的是,当津巴多在那里独自一人等待万马千军来临时,只出现了一个人,戈登(Gordon Bower),他的同事,也是津巴多在耶鲁大学上学时的舍友。戈登听说了这个实验,所以过来看看。

在津巴多简要介绍之后,戈登问了一个问题,说一说,这个试验中存在哪些变量?

这个问题向导火线一样,引爆了津巴多的小宇宙。津巴多很生气,此时此刻,他的监狱、他的囚犯、狱警,一切的一切都箭在弦上,完美的计划一步一步在进行,不知什么时候8612就领着人冲进来,哪里有时间思考回答这么一个学术的问题。

最终,传言只是谣言,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整整一天的操劳和担惊受怕必须由犯人买单。

于是,更多的骚扰和体罚出现了。

No.259 从监狱实验说起(一)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津巴多邀请了一个真正的天主教牧师来和每个犯人聊天。牧师和每个囚犯谈话,在介绍自己的时候,囚犯们使用了编号而不是名字。

牧师询问每个犯人,准备怎样离开这里。囚犯们也很困惑。于是,牧师毛遂自荐地愿意帮住他们联系父母找律师。

津巴多认为,牧师的出现更进一步的模糊了角色扮演与现实身份的界限。

唯一没有和牧师谈话的是819号囚犯,他称自己已经生病,并拒绝进食。在和津巴多谈话时,819号开始变得歇斯底里,就像之前已经被释放的两个男生一样。

最终,819号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那里稍微正常一点。在这个过程中,一位狱警要求在押的犯人们大声喊,819号是坏犯人,他让监狱一团糟!

No.259 从监狱实验说起(一)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听到这些,819号哭了,他说,他要回去,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坏犯人。津巴多回答道,你不是犯人,你是谁谁谁(819号的名字);我不是监狱长,我是津巴多,你的实验已经结束了。我们离开这里。

像从噩梦中惊醒的孩子一样,819号说,好吧,并重复道,我们离开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14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