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烧历险记

爱科学、爱生活──和我联系maishaoshao@gmail.com

 
 
 

日志

 
 

No.301 在二线  

2010-04-16 23:01:09|  分类: 采访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想做地震灾难的采访,一直想去西藏,这次擦了边。4月14日,青海省玉树县发生7.1级地震,我被派往西宁。参与了地震报道,不过是在二线;去了西北,不过是在青海。

No.331 擦边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尽管飞机只有不到3个小时的航程,但是却可见地貌变化的多端。

No.331 擦边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进入无人区,宁夏?

No.331 擦边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终于见到了雪山。
No.331 擦边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最后,到了西宁。飞机在西宁上空以20度角的方向盘旋一圈,不知是在寻找合适的角度还是想让乘客全面俯瞰西宁,颠簸如过山车,我立刻系上了安全带。

No.331 在二线(一)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15日中午三点,到达了同事推荐的位于文化街的塔顶阳光青年旅社,35元一个床位,里面有旅游者、志愿者、记者还有商务出差的人。

No.331 在二线(一)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一群来自不同地方、前往不同地方的人聚在一起算塔罗牌,无聊。

我的采访是从北京机场开始的,在机场候机时,和大多数乘客先打了招呼,北京晚报、中国经济周刊、燕赵都市报、新华社电视台、伪装成志愿者的安徽某媒体的记者们,对于即将开始的地震采访,感觉还是蛮有压力的。北京晚报的两位同行身背重装,手提重物,神情如赴战场。还见到了一位可亲的国新办某处工作人员,他很可能前往玉树负责巡查媒体或者提供一些宣传意见,因为随后在西宁的两天,都没有见到他的真身。住房建设部派出了薛彦涛领队的八人专家组,负责对住房情况进行评估,他们中的一些人曾参加过汶川地震的评估工作。环保部也派出了救灾应急小组,携带着包装神秘的设备。

坐在我旁边的是两位来自中测的工作人员,他们的任务是遥控无人飞机对灾区受灾情况进行航拍,再把航拍图片拼在一起,最后制成3D的灾区遥感图片。其中一位告诉我,在灾区面临的主要困难是余震、高原反应和稀薄的空气。稀薄的空气意味着更少的氧气,根据之前在海拔5000米所做实验的结果,无人飞机的发动机将不会像平原地区工作时那样有力,遇到7级左右的大风就无法起飞。

还有一些乘客则是国际记者们和几位普通乘客。

15日下午两点半,飞机抵达西宁机场,机场中,人多、车多、警察多。

尽管西宁的出租车有很多,但是能够进入机场运营的出租车只有23辆,这次,司机们迎来了生意最好的时刻。

一辆出租车刚驶进载客区,一群乘客就坐了进去,其中一位负责和司机砍价,司机丝毫不退让,100元。不过,在迅速权衡之后,司机又把这批乘客赶了下来,因为外面有两批乘客四个人也准备打车,考虑到可以拿到两份钱,他把这两批乘客塞进了车厢。从车停下到再次开车,前后用了两分钟左右的时间。我就是第二批乘客之一。

司机说,西宁和玉树之间的大巴车已被政府征用,自行去往玉树的人只能选择包车。

15日的采访有两处,一个是青海省宣传部组织的新闻发布会,通报最新的灾情和救灾情况,另一个就是在塔顶阳光旅社和不同的人聊天,八卦玉树现场的情况。

陈和她的法国先生一起来青海旅游,在地震发生之前,他们以玉树县为中心,游览周边的乡镇,前后共在玉树停留了两周。

4月9日,当陈离开玉树时,她没有想到,身后的城市将在四天之后夷为废墟。

气象的异常提前一天发出了警告。

4月13日下午五时,陈和丈夫正在距离玉树60、70公里的一个林场木屋中休息。霎时,狂风大作,大雨倾盆而至,正当雨急时,却又飘起了鹅毛大雪,不到两个小时,风、雨、雪嘎然而止。

事后,陈才知道,当时出现天气异常不止在那片林场。同样的异常天气,在距离玉树县大约200公里的囊谦县同时上演。

4月14日上午10点左右,陈和丈夫搭了一位修路老板的车赶回了玉树。从南面沿着214国道进入玉树时,陈已经能感受到地震造成的危害。

除了碎石减缓了车辆速度,上游水渠的破坏导致河水奔波而下冲断了公路,河水汇成新的河流,只有渡河,才能进入玉树县。

沿着位于县城南端的文成公主庙,进入玉树县最繁荣的格萨尔文化广场,陈看到的是大片倒塌的民房和寺庙。

下午1点半,车子终于走到了玉树北端的214国道,准备返回西宁。几十辆争相出城的车辆和加油的车辆,让只有两个车道的公路拥挤不堪。

下午四点多左右,在回西宁的路上,陈看到了四川牌照的三、四车,那是赶往灾区救援的喇嘛;五、六点钟,是警车;七、八点钟,是军车。

而对于旅店的老板林赛来说,最担心的则是曲朗多多小学。

曲朗多多小学位于距离玉树镇170公里左右的一个山谷里,四面环山,只有一条小路能勉强通向外面。

一般牧民孩子都不喜欢上学,但牧民们却都愿意将孩子送到曲朗多多小学读书。林赛说,这得益于加赛活佛,他是这所小学的校长和创办者,毕业于北京佛学院,品行高尚,他把自己住的房子捐出来作寺院用。

曲朗多多小学的教育既包括现代的教育,也包括藏药、藏语这些民族教育,还包括一些最基本的医药知识和绘画。加赛活佛认识到,在退牧还草之后,牧民的生活将发生改变,传统的游牧方式可能将不会适合未来的生活所需,所以,必须让这些孩子为新的生活方式做准备。

直到昨天我从青海省教育厅得到的消息,曲朗多多小学的200多名学生仍然生死未知。

我的同事贺信、李漠此刻正在玉树,高原反应让采访变得更为困难。

对更多报道感兴趣的读者可关注新一期《新世纪》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4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