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烧历险记

爱科学、爱生活──和我联系maishaoshao@gmail.com

 
 
 

日志

 
 

No.304 在玉树遇到的那些人  

2010-04-29 16:26:45|  分类: 采访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4月17日决定前往玉树的,当时,两名同事已于15日晚到达玉树,其中一位由于有严重的高原反应,不得不撤回北京,我理所当然要前往灾区。

恰巧,我住的塔顶阳光有一群自称是安徽红十字会的志愿者,他们有两辆双排座,正在采购物资,吃过午饭之后就准备出发。

经过匆忙的准备,17日下午3点左右,我们终于上路了。在车上,我才发现,这些志愿者其实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各色人等,有上海的富商、新疆的白领、河北的个体户、山东的下岗工人、安徽某戒毒所的工作人员等等。

青海红十字会本来不允许没有经验的志愿者前往玉树,毕竟那里的条件要艰苦很多,没有高原和营救经验的人很可能成为负担。所以,这些原本被红十字会拒绝的人聚在了一起,倚仗其中两个人开了安徽红十字会的介绍信,自立为营,七个人全部以安徽红十字会的名义前往玉树。

既然成为一个团队,就要互相帮助。除了有高原经验的两个上海人和一个新疆人以外,其他四个人全无户外生存的装备,所以,有钱人拿出了钱,一起去买了装备。那时,我还为他们的爱心和无私打动了一下。

这支临时组成的救援队,无论在购买装备上,还是在购买物资上,都显得仓促而缺乏组织。钱多的人,理所当然成为领导者,钱少的人则成为帮工。至于灾区到底需要什么,在高原救援到底需要怎样的工具,他们只能凭着少得可怜的经验来想象。

在面对我的采访时,这些志愿者都表示做这些是应该的,不是为了接受采访,但是,其中几位,问了不到两句,就立刻告知我他们的姓名、电话和住址,那本来也不是我问的,我也没有办法再和他们谈下去。

4月18日上午10点左右,一等到了结古镇,我就和这队志愿者分道扬镳,休整并准备第二天的工作。4月18日晚上,见到了其中一位自称是“队长”的志愿者,并给了他车费。

后来,大概是4月21日左右,再次见到了其中的一位志愿者。我才知道,车队到的第二天,上来的七个人只剩下一个。走的六个人中,只有一个人是因为高原反应回去的,其他人则是“受不了这份苦”。

更可气的是,我给的车费并没有被其他人知道,“队长”自己收起来了。

这位志愿者还给我看了一条短线,是“队长”发给他的,大意是,嘱托他让当地的活佛开一份收据带回西宁,证明他捐了1万元。而实际上,这位“队长”捐的钱、吞的钱,折合之后也超不过2000元。那位活佛我还看到过,他骂这位“队长”是骗子。

不久,接到了这位“队长”的电话,让我采访他和他的朋友,宣传一下,我拒绝了。

那位留下的志愿者也在到达四天之后就走了,他们曾想加入一基金,没有被允许,只能把物资捐给一基金。现在想来,那位志愿者说过一句话,原话大意是“谁作好事没有个虚荣心”?听得我耳颤。

大灾大难,让玉树成为灾区的同时,也让这里成为人性的舞台。

4月18日下午,在前往玉树州委的路上,我遇到了一对姐妹,分别是32岁的吉索和23岁的江巴求仲。两姐妹家共有14个人,在地震中由于建筑物倒塌,不幸去世了两位老人。

吉索在去年作了胆囊切除手术,地震之后可能是由于过度劳累,伤口再次疼痛。我们三人先前往格萨尔王广场,那里有二炮的部队医院驻扎,我想应该能够找到药。

格萨尔王广场刚刚通电,广场中心是格萨尔王雕像,脚下放了一台电视机,路过的时候,正在播放新闻联播,吉索和江巴求仲立刻跑了过去,挤在人群中看着新闻,三十多人的人群中几乎全是藏民。上面,是古代的王;下面,是现时的王,让我觉得很怪异。

等了10分钟,她们终于看完了新闻,我们继续赶路。路上,一个灾民对江巴求仲说了一句藏语,江巴求仲就把手中的梨给了它。那个梨是她从家里拿来的,我问为什么给他,她说,他需要。

喇嘛们也在不同的路段搭建了救助灾民的帐篷,分发食物。江巴求仲路过一个喇嘛帐篷的时候,要了一碗粥,一直端着走路,也不喝,我问她,你怎么不喝,她笑着说,要给更需要的人。

后来她们把我送到玉树州委才离去。

18日晚上11点多,一位藏民开车送我回到军分区。由于WHO的到来,路上很堵车,10多分钟的路,走了一个多小时。他本来可以拒绝我的搭车,毕竟车只剩下半箱油,第二天早五点,他还要开车送死去的亲人回老家超度。但是,他怕不安全,不让我走回军分区,执意送我回去。

他叫尕玛文次,48岁,在当地的职教学校教数学,他憨厚且喜欢笑,尽管家里刚刚在地震中死了四个人。我问他有没有拿救济金,他说没有,我问为什么没拿,他说,他家有饭吃有帐篷住,那些更困难的人比他更需要救济金。

很感谢他们,虽然这里我说的感谢他们听不到也看不到,但我想告诉更多的人──帮助并不是为了所求,而只是你愿意帮助他人,帮助他人给你带来了快乐。

─────────────────────────
最后还要声明一点,今天早上,接到了青海银监局玉树分局的电话,说我的稿子“玉树建筑抗震答卷”写得不客观,没有经过鉴定,我怎么能下结论说玉树分局的办公楼和家属楼“完好无损”?说我这个记者“太不像话”。还说,我的采访没有经过正当渠道,不属于采访,要找新闻监管机构说理。

打了三个回合的电话才知道原因,玉树分局担心银监会、财政部看到我的报道之后,认定办公楼和家属楼“完好无损”而不再拨款给他们来加固两幢楼。

在此,我声明一下,我只是一个记者,我写的内容是我看到的、问到的,有采访录音为证的,我为我的报道负责。至于银监会、财政部怎么理解,是他们的事情,至于他们是否会白痴到以一个记者的所见为拨款与否的依据,那也是他们和你们的事情。

至于“太不像话”这句话,我原话奉回。

至于“没有经过正当渠道,不属于采访”。当时我在你们的帐篷里进行了采访,出示了我的名片、录音笔、采访本,请问,如果我不是去采访,我是去写诗吗?我采访的时候,除了采访对象,其他人也在场,你们当时有说过要经过正当渠道才能采访吗?对此,我的回应是“吃屎去吧”!
  评论这张
 
阅读(22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