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烧历险记

爱科学、爱生活──和我联系maishaoshao@gmail.com

 
 
 

日志

 
 

No.318 吉林洪灾采访手记  

2010-08-08 20:01:05|  分类: 采访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前,在关于吉林洪灾的官方报道中,我们看到的是这样的情景:政府及时通知村民撤离、救援官兵迅速展开营救、当地政府领导积极组织村民恢复生产自救。

然而这些报道并没有去问也没有回答一个问题: 政府发布的洪灾预警是否真的及时?大大小小的水库是否真的“强制泄洪”?

目前来说,短期气象预测并不难,精确度可能仍有偏差,但对趋势的预测基本准确。按照这样的预测,结合《吉林市防汛抗旱应急预案》以及下属各县的应急预案,损失远应低于我们在 “7·28”吉林洪灾中看到的结果。

实际上,国家气象局和吉林省气象局均对7月27日至28日的暴雨作出了预测。


同一天,吉林省气象局则更为准确地预测:“27日夜间到28日白天,吉林地区南部、通化、白山地区有大雨,局部地方有暴雨”,并“建议有关部门注意预防局地强降水引发小流域洪涝灾害,同时注意预防大风和冰雹等强对流灾害”。

通过在吉林市(桦甸市隶属于吉林市)常山镇的采访,我不但没有看到及时的预警、救援,而且,在当地村民看来,这场洪灾并不是天灾,而是“人造”洪灾。

常山镇距离吉林市110公里,开车要三个多小时才能到达,行政划分属于桦甸市。大河水库是常山镇最大的水库,下游有五个村子,分别是大河屯、钓鱼台村、靠山村、南河沿村和太平庄。

这五个村子共有38名村民死亡和失踪,其中,南河沿村的死亡人数最多,超过全村人口的十分之一。

考虑到灾民所经历的一切、南方周末记者和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被常山镇派出所和桦甸市委宣传部扣押及采访录音被删除一事,我觉得有必要公布采访内容。这是当地灾民所希望的,也是稿件中不能完全呈现的。

下面是根据8月4日我在常山镇、横道河子乡、口前镇的采访录音所整理出来的资料。我将省略村民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以及可能暴露其身份的信息。

在常山镇大河屯、钓鱼台村和南河沿村采访的情况:

大河屯,共有199户,死亡1人。采访地点:大河屯。

村民1:常山镇比较严重的就是镇南边的五个屯,死人最少的是这个屯,因为我们撤走及时,尽管距离坝最近。

人撤出去20来分钟,就看着水下来了,所有的电线杆子嘎巴嘎巴地响。敬老院那边的房子距离坝最近,原来有五趟(注:五排),现在只剩下一间。连树都是,水一过全没,连皮(注:树皮)都没剩下。

整个屯,房子完全被拖走的有15户,这还不算敬老院那边,大多数房子都不能住人了。冲坏的不能住的有一些,过水的房子有很多,过水之后再住也不安全。现在每天下午5点多,这里已经开始变凉,再过一个月,立秋,这边会更冷,一过水,冬天冻上不安全,春天一解冻,房子就裂了。能住的房子一共没有10家。

死了的那一个是回来给孩子拿衣服时被冲走的。

村民2:当时快5点40,我家有挖掘机,村主任让我堵口子去,当时(大河水库)还没有打炮(注:溃坝),灌稻地的壕沟打炮了,让我堵那个去。

我看到陈某(注:大河水库唯一的工作人员,主要工作是发电和在需要的时候提闸门),管发电的,这个人带着我们镇里的副镇长宿阔。宿阔说,你赶紧别堵这个了,赶紧上下面去通知人,保人要紧。当时水库的大闸门提不起来了。

这个机械(注:指提泄洪闸的控制机械)换了,原来不换的时候,用手摇能够摇起来,换了有一个月,把旧的都卖铁了。

为了整钱,原来能用也换了。今年修水库,国家给拨了四、五百万。这些钱用不了了。新换的是电的,也有手摇,但是摇杆才一公分长,怎么摇也摇不动。

一开始能提闸门,不提,后来看不能控制水情了,想提,也不能提了。水在闸门顶上越过去之后,压力太大,机械就抬不动这个闸门。
以前镇里面主管的领导都是在这边死看死守的。

村民3:我们现在的要求是想建新农村,因为这是人为造成的,我们这么大损失,家里边值钱的东西全部冲跑。再不动工,冬天我们去哪里住。现在领导说一步一步来,哪有那么多时间。投亲靠友,一天两天行。能种地的黑土地都冲走了,冲下来的都是大石块。

村民4:这个水库本来是国家的,让上任镇长给卖了,常山镇欠账太多,所以水库兑给别人了,发电挣钱来分。如果是国家的,说提就提。国家不知道卖给个人了,所以还是拨款给大河水库。

去年400万,他们在水库的另一侧加了土和石头,一点用不管,想管用,应该是水库内侧加固。这个开发商是桦甸市的开发商。

原来房子的寿命是30年,现在也就是4、5年,还要再重盖。政府不管我们,不是天灾,大伙不认。我们已经写了联名信,全村老百姓要求建新村。人为造成,政府应该负责。

村民5:现在农机、电器都没有了,这个问题要认清,是镇政府不作为造成的。宿阔,是主管农电水的副镇长,有一定的责任,但是毕竟也救了这里。

现在大河水库的坝,除了泄洪闸那里,都毁了。

村民6:当时像放鞭炮一样,冲倒的房屋卡巴卡巴的响,电线杆子晃悠,还放蓝光。当时我是站在屯下面看这个水。水雾很高很高了。大浪都超过房子。当时我们屯有在家没逃出来的,水都是黑的。离的大坝近的房子地基都没了。这个水库能容多少立方水,我也不知道,但是从大坝到北面的尽头,有两千米远。

给发电房送的电是专线,专门用来提闸门,那天晚上,到28日后半夜两点,基本上送不上来电,送上来就跳闸,强行送电送到早上五点,等到4点多时,常山变电所值班的还问,水库怎么样,是否提闸。5点多的时候,宿阔过来了,陈某也跑了,开着摩托带着老婆跑了。后来陈某被村民打得不行了。

以前手摇的时候,我们老百姓都能自己提,后来门都锁上了,窗户也有栏杆了,想提也提不起来。

往年我们的生活就是种地,一家人一年能挣钱2万多,还要看年头。现在耕地剩下很少,房子也不能住。

钓鱼台村,共有236户,死亡失踪5人。采访地点:钓鱼台村。

村民1:28日早上6点多,队长通知赶紧跑,水要过来的,水库要打炮,北面是两股河,原来就是灌稻地的小渠,当时齐腰身了,马四条腿都给干倒了,所以只能往山上跑。

这个村子有236户,一起往山上跑。其中5个人被洪水冲走,也是撤离晚,也有的是不知道。那时候没有电了,手机也没有了。停电的时候是五点多停的。大河水库没有提闸,发电、养鱼,管的人不愿意提闸。镇政府根本没有管。现在希望国家重视一点,土地已经没了。洪灾之后的两天,全村人都没有吃的,也没有人来救援,我们捡了条死狗,煮着吃了。第三天才开始给方便面。这不人为造成的吗?27日晚上下了一晚上雨。后半夜就已经没有手机信号了。没有想到会溃坝,95年的那场水也不小,镇政府领导就坐在大坝这块,死看死守,为什么今年这样,镇政府还不管。

村民2:遇难者家属。这是人祸,上边水库没有提闸,打炮了,年年涨水,今年就没有人泄洪,我们队长上去连10分钟没有就下来了,告诉我们水库要打炮,这就跑了。我锁门的时候,还想,是不是像往年发大水,不会打炮,往年也说打炮。锁门的时候,水已经下来了,那水是大浪,直上直下的水,一下子水过之后房子就没了,可吓人了,不是涨起来的。所以会水的也没有办法。我们家房子就还剩个框。

我家亲戚去锁门,年纪大,跑不快,就冲走了,在靠山村那边找到了,距离这里有13里地。当时受灾,去找镇政府,没有人,找不到镇领导,急眼了,再加上镇领导来人说话可难听了,所以有个村的几个村民就把镇领导揍了,还把镇政府里面的东西给砸了。

南河沿村,共有42户,死亡失踪13人。采访地点:镇小学,临时的灾民安置点。

村民1:常山镇以镇政府为界,北面天灾多些,南面还是人为。见到尸体的是三个,失踪10个。眼看着让水冲走,我们根本不知道消息。我们这边一辈子都没有这事,连续下几天雨的时候也有,也没有这事。

一个是库没提闸,另一个是没有通知。

队长只提前一会接到通知,我们这边听不着,因为天上下雨打雷,没有电和通讯。根本听不着他说什么。他跑了几家。

南河沿没有河,这边就有一个河沟子,水很安全,大河水库要是正常泄洪的话,没事。

大黑水直上直下, 大黑墙一样, 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冲过去,前一眼还挺远,后一眼已经卷进去了。这水已经超过房子了,3米多高。

没想到水库能打炮。

一个小时之后,水就撤了,一个小时之内都是这样的大浪。

村民2:如果当时政府的人能够搜救一下,死不了那么多人。只有我们这些灾民去找。

常山镇派出所和镇政府距离我们最近,骑摩托车连三分钟都用不了,往外逃,必须经过那里。我们把捡回来的一些东西放到常山镇派出所门口,派出所的人说,这不是放东西的地方,赶紧拿走。

我们当时哭,也没有来人管我们。镇政府没有人,一点人也没有,四天之后晴天了,人出来了,根本没有人救。

就是附近的这些个体户,给我们吃的、喝的,还有衣服。第一天是在个体户家吃的,第二天是民政局的把我们安排在小学了。但是领导始终没有出现过。

村民3:我当时是握着一个放玉米棒子的大铁架子,漂到5、6里地之外,死里逃生,水的速度非常快,水太急。电线杆子一下子就倒了。漂的过程中,没有人敢救,水太大了。当时是自己找东西拦住自己了,自己爬上去的。

村民4:大河、钓鱼台、靠山、南河沿,这些都是离镇政府很近的,南河沿最近。政府的人没事吃完饭就去我们南河沿遛弯。没人管。领导的失职。如果提前提闸,就不会有这回事,如果能够通知,也不会有这回事。现在政府逃避责任。

我们跑的时候,镇派出所的人就抱着肩膀看着,连把手都不帮。如果他们能迎一步,就能跑出去更多的人,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冲走。人祸。现在没有补助,就给吃的,好心人给的衣服,在小学这边睡宿舍楼。

南河沿是最惨的,120多人,从水里爬出来的不下20多人。

当时镇领导去拍某个村子,只录好的,不录坏的,村民就问,镇领导说,你们被淹轻了,村民就把他打了。政府不能管我们一辈子。以后怎么管,也没有说过。

下面是在常山镇拍到的照片:

No.318 吉林洪灾采访手记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常山镇1:原来这条道路的右边是民房,左边是耕地,远处的房子是只剩下一间的敬老院
No.318 吉林洪灾采访手记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常山镇2:大河水库,坝体中间的部分已经没有了
No.318 吉林洪灾采访手记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常山镇3:水库的泄洪闸,提起来不到40厘米

在横道河子乡文化村和新乡采访的情况:

村民1:村子上面500米处左右,有一个蓄水坝,平常就叫文化蓄水坝,这个坝绝口了,大坝修完之后,水排不下去了,应把上面给拱开了。这个坝的闸门或者是抬不起来了,或者是苞米盖子淤堵,整个坝决口了,水从两边冲下来。

如果没有这个坝,这里不会这么厉害。很大的水。那边的房子都冲没了。村子里面有1000多人,现在死了一个人。距离山近,所以我们都跑到西山去了。

溃坝之前,没有预警和警报,到现在乡里也没来过人。

洪水一开始是漫过来,十多分钟,水就涨了很高,浪很高很高,这个坝和新乡的坝是两个败类,没有修好。这边这么大水,都是这个坝造成的。即使提了闸门,闸门很窄,苞米盖子堵死了。涨水之前根本没有人管。

这个坝是2008年修的,给水田的蓄水。没有防洪作用,只有造孽作用。

现在再来水怎么办,河道已经不是原来的河道了,而是冲到农田这边。河道都平了。这两天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水文监测过来了,他们说,这个坝建的位置不对。应该再往远一些。

现在有工商局的人来问损失。只说有说法,但是怎么个说法都没有说。到现在洪灾发生7天,没有给我们任何帮助。就是各单位来救助,发大米,都不够吃,是按照每户来送吃的,我们家五口人,根本不够吃。

房屋塌了,村长说,只有住人的房子才算损失,村长说空房子不算损失。现在家里面的东西都冲走了,金链子也没有了,钱也没有了。
干部置之不理,现在是你愿意自己整就自己整,没人管你。

村民2: 这个坝,水一涨,就是个祸害。

下面是在文化村和新乡拍到的照片:

No.318 吉林洪灾采访手记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横道河子乡1:文化村,把照片放到很大,可以看到文化村的蓄水坝
No.318 吉林洪灾采访手记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横道河子乡2:新乡的桥已经被冲得只剩下桥面了,远处正在修的就是新乡的蓄水坝

在口前镇采访的情况:

村民1,采访地点在水上平房附近: 28日早上8点10分左右,当时的水已经淹过了门市房前大约1.2米高的台阶。最严重的地区是老街、县医院,老街是3、4点开始涨水。中午12点水逐渐退了。9点左右,水最高。

没有足够的时间跑,眼瞅着水在涨,等着水上来进屋里,也就是一个小时。一看控制不了,我就跑到楼上了。下午1、2点的时候,街道可以走了,但是都是水。

28日涨水之前,没有任何通知。听说上游有些地区是通知了,镇内一律没有通知。这桥上的两排房子,犹如两道墙,把这堵死了,水就分流冲出来了。29人死亡是不可能的。这两个就是违章建筑,如果从防汛的角度来说,根本不应该修。我们当地人叫它水上平房。

这次堵河道是第一次。从现在来看,就是它们引起这场洪灾不能及时泄下去,我们的灾都是它引起的。

连一个警报都没有,电话也没有,从上游冲下来的苞米盖垛堵住的桥洞,因为桥洞里面都是水上平房的水泥柱子,所以很容易堵上。

村民2,采访地点在水上平房附近:其他附件的桥也有桥洞被插死的。县医院附近的桥,4点多钟的时候,两个眼被堵住了,到早上5点钟,一点不过水,整个翻出来了,如果有人用挖掘机在桥边上挖好防洪通道,淹不着。天灾一半,人为一半.没有人为的因素,永吉不能遭这么大灾。95年的洪水不比这个小,啥事没有。

听说是朝阳水库的大坝崩了。

村民3,采访地点在水上平房后面: 堵住之后,水就出槽了,这个违章建筑,当时是某个县领导答应的,这条河叫四间河。

由于水上平房在,水从两边出来,两边成为河道。上边的下达村也淹得够呛。洪水之前也没有堵过。洪水刚来的时候,28日凌晨两点开始下暴雨,然后逐渐堵上了。

暴雨把玉米杆冲下来,28日5点多种,因为水冲到水上平房的水泥柱,所以平房也陷下来了。

因为这个平房,起码影响了泄洪的速度,水不断地涨,抬高水面,没过河堤,结果把两边的商户全淹了。这块连着前面是永吉的经济中心,将近1000户商户。

6点半到7点之间开始很快的涨水,水就出槽了。以这个平房为圆心,直径将近300米的地区都因为水上平房被淹了。四间河淹了这块和县医院。老街那边主要是五里河的影响。

村民4,周边群众: 某位前任县领导答应的,所以水上平房拆不了,这里有他房子,是开发商送给他。这边两个,那边一个。2001年建的水上平房。以前平方下面有4米多高可以走河水。洪灾发生后,只有工商局来过,让各家各户报下损失情况。没看到政府官员。

村民5,采访地点在县医院附近: 4月16日兑过来的酒店, 买这个酒店花了80多万,1100多方,包括装修这些,现在连渣都没剩下。
今年50多岁了,挣了大半辈子的钱,两口子都下岗,一百零几天,为了买这个酒店,把自己家房子也卖了。

镇内没人通知,别的地方有通知的。

4月12日买的车,三台电脑,都没有了。不用提前两小时,提前一个小时通知都可以。现在政府就清理主要公路。楼道里的淤泥都没有帮着清除。除了工商局之外,没有人和我们联系。到现在已经六天了,就得了一个口罩。大道上摆的矿泉水了,拿一瓶也可以。

村民5: 主要就朝阳水库,不跟着凑热闹不放水,不带放这么大灾的。还有一个五里河的小屯水库,水库去年修的,闸门打开之后关不上。

现在像这些单位,都有对口单位支援,像我们这些受灾的个体户,谁管。亲戚要不管,我们都要饿死。

20多号的时候,这边也下过水,与河堤都平了,啥事没有,其实那时候都应该有预案。不是平白无辜来了场暴雨。

县医院的病人没事,都住在两楼以上。电视上说头前四天有通知,但是我们根本没有收到通知。 铁路家属楼,8趟楼,就死了11个,在老街里头,平房。

我们就看着人在楼顶上趴着,也没有军人去救。当地政府不组织,等着外地人来救援。县领导绝对是出国玩去了。其他小水库漫堤,朝阳水库一放水,这里就完了。

村民6,采访地点在县医院附近: 5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全家出来,就一人穿了件衣服,根本没有人通知,跑的时候,水都到膝盖了,我们往永吉大桥跑,政府不让,水太大,我们就和其他几个家,还有半路上救的两个老太太,一共20多个人,一起往县广播局的楼走,那个楼是6楼。县广播局局长不让, 他说,能让你们随便上吗。这里有国家机密。然后告诉员工把铁栅栏拉上。最后还是周围的群众帮忙,我们才得救了。

我们这块是四间河的水先过来堵我们,然后五里河的水也过来堵我们,然后上面的山水也也下来了。朝阳水库要是不放水,我们这也没事。朝阳水库不应该赶在洪峰的时候也放水。我们听说,吉林市防汛指挥部往水利局打电话,水利局没人接,都旅游去了,有两个县长也旅游了,当时肯定有领导出国旅游,永吉县房地产的开发商领着。

28日早上4点半左右开始涨水,现在才报29个人死,哪有那么少。你去火葬场去查。要好几百人。现在有的确认就烧了,有的是全家都没有人认领也烧了。

我们当时看不能上楼,车扔在那里就跑了,车现在都报废了,修都没钱。天灾有,但是也要通知。一辈子的东西都在这,现在都没了。

村民7,采访地点在老街:水差一点就到二楼的窗户了。那边有个五里河,朝阳水库据听说大坝决堤了,还有一个春德河的水,大概是早上8点开始涨水,我妻子早上在老街,给我打电话,我就过来接。

我到前面一百米处的时候,水已经涨了一米,间隔一个小时。等到我到门口的时候,又长了不到一米,到胸这块了。她就漂起来了。涨水大概是8点半左右开始的。我们这边比较晚。但是没有通知,是自己觉得不好自己跑的。

决堤的时候大概是8、9点。也是听说,但肯定是决堤了。六天之中,给过矿泉水和消毒液、口罩,给过方便面。

虽然有天灾,但是如果政府能够提前通知,损失也没有这么大,现在有3万8、9的样子。前边那个小水沟就挖出4、5个尸体。

老街这边,家家损失都很惨。镇西村的损失非常惨,一般漂下的尸体都是他们那里漂下来的。还有四间河那边。下达、洪峰什么的,村子都很惨。

村民8,采访地点在镇西村: 家里人员伤亡没有,因为家里距离公路近,那边的地势高。早上7点半涨的水,当时发现的,很多人往上跑,家里四口人。在镇西这块,前面听说有死人的,两口子出国了,剩下一个老太太、两个外孙女还有一个姑娘,都淹死了。我们队长来这边瞅过,之后就没有人来看过,自己去救助站拿吃的。

我们这边是二队,一队那边通知了,那边的女人厉害,如果真出事,队长都要挨揍,所以事先,一队的队长开着摩托车去通知。这边近,反倒没有人通知。要是提前通知,至少这些电器都能搬走。

村民9,采访地点在镇西村一队:在这条道北边的村民,确实提前通知了,让他们撤到就是这条路的南边。等第二天早上6点钟左右,道北边的水已经过了膝盖,南边的人也没有想到南边能涨水。

北边是五里河,南边的水是从西阳镇那边来的,不是正经河,没有名字。

7点多钟的时候,南边也涨水了,前后10分钟就涨了1米。20多分钟后,房子就剩房尖了。

过去六天,主要是有送水的、送面包的,挖泥都是自己干,没有支援的。第二天晚上回来的,在山上呆了一晚上,当时也没有人救。
这次说不准,老百姓说啥都有,有的说是大水库放水,加上连天下雨,这里还有很多小水库,至于这些小水库是否有合法的手续去批,就不知道了。

这地方没有山洪爆发。泄洪猛一放的结果。

镇西村一队,当天晚上我知道的就有5个,还有两个失踪的。

之前两夜的水也下过,也没有涨过水。不少水库决堤了,漫下来的,朝阳水库承受不了。

村民10: 现在火化都是上午火化,洪灾前些天火化很多,现在太平间还有洪灾淹死的尸体,火化老多人了。

官马村村长: 28日凌晨2点接到的通知,当时主要是山水。这些遇难的人是由于朝阳水库放水,大水下来,我们往外抢人,最后面的这个车被扣过去了而淹死的(官马村有3100人,死亡和失踪10人)。

我们这是口前镇副镇长过来的。其他的村子没有通知。领导们都包片,这个副镇长包我们村。

村民11,口前镇四中,镇西村村民安置点之一:如果不是朝阳水库放水,我们也不会这样,这就是天灾,前一天,河道还是干的,如果提前放水,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我们的房子都不能住了,地本来就少,现在剩得更少,以后没有生计,政府现在还不让我们去和温诉苦。那天温来,我们想出去诉苦,门口站了好多警察拦着我们。以后怎么办,现在也没有说。

下面是在口前镇拍到的照片:

No.318 吉林洪灾采访手记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口前镇1:这里原本是一个占地1100平米的酒店
No.318 吉林洪灾采访手记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口前镇2:水上平房及下面被淤堵的河道

8月5日,我在永吉县水利局里遇到了国家防总的一位领导和当地水利部门的领导,我向他们询问村里的水库水坝的监管问题,其中一人回答,这些都是自建自管的,村里自己负责。

另外,关于死亡人数究竟是多少,当地有很多传言,大家普遍并不相信政府所公布的数字。我也曾于8月3日到永吉县火葬场查看。但是,在仅有两天半的初步调查中,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以证明死亡数字远远大于当地政府公布的数字,所以这部分质疑并没有出现在稿件中。

同样,其他几个未经证实的信息,也没有出现在稿件中。

在此,我只是将采访资料放在博客里,请阅读者自行斟酌判断。

最后,既希望灾民能够得到合理的安置,类似的事件不要再发生,也希望政府和大家能够更尊重记者的采访权。

No.318 吉林洪灾采访手记 - 麦烧 - 麦烧历险记

最终稿件请见最新一期的《新世纪》周刊:《吉林大洪灾因果》
 
  评论这张
 
阅读(43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